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第48章:这个青梅竹马好像哪有问题 //
作者:花还没开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10-30
    !

    “你以前呼应该见过呀。”

    许青扛着大米有点费劲,上楼梯的时候呼呼开始喘,不过这不影响他哔哔。

    “见过?”程玉兰侧头瞧姜禾一眼,这女娃子挺俊的,就是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对,就以前呼,我刚上大学的时候,四五年了吧,那时候她还没这么高,脸有点圆圆的,你们还杵在我门口说了两句话记起来了没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程玉兰疑惑。

    “嗨,估计变化太大,你记不起来,就圆脸那个那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许青说得和真的似的,腾腾腾往楼上走,到了门口放下米歇气儿。

    “我这老婆子哪有你们年轻人记性好,早忘了。”程玉兰想了半天没想起来,眼看到了门口,抬手笃笃笃敲门,“老王,开门!”

    “嘿,这次记住就行了,我女朋友,姜禾。”许青笑:“好了,我带她去吃饭了,天天窝家里打游戏,都没怎么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喝杯水,看把你累的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壮着呢。”

    许壮士大手一挥,转身下楼,姜禾回头看看程婶儿,见她还在看自己,迟疑一瞬微笑着点点头,也跟着下楼。

    “我三四年前来过?”

    出了楼道,姜禾跟在旁边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来个屁,那时候你正躲在哪个山沟沟里挨冻呢。”

    许青抬头瞧一眼楼上,笑道:“就那么一说,有印象就好,没印象也没事,反正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如果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你,那你就是不存在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存在?”

    “嗯,社会意义上,你是完全不存在的,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,当然也就没有未来——过去就像根,你的根在唐朝,这不行,得在这儿再留个根,你才能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许青揣着兜转个身,面对姜禾往后倒退着走,“刚刚那个程婶儿就是个大喇叭,有事没事就和老头老太太凑一块儿打麻将喝茶八卦,要是八到我们这边,顺口提起来,就能给别人留个印象,到时候起码能知道有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要是顺口提起来很早以前见过,那就更好了,这叫群体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懂你的意思了。”姜禾皱眉想了想,有点理解。

    如果在寨子里,没有人认识她的话,那她肯定要被驱逐出去。

    “懂不懂没关系,反正刷个脸熟就行——赵叔,冷不冷?”

    许青转过身,隔着一段距离就朝保安吆喝。

    “这天儿冻死人。”

    赵叔捧着保温杯,整个人缩在军大衣里,靠在椅子上慢慢晃悠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进去呀?”

    “待久了里面闷,抽根烟坐会儿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忙着。”

    许青招呼着,看看身旁的姜禾,拉住她袖子像牵手一样走出去。

    嘿手在哪呢?他往袖子那里捏捏捏,愣是没找到手,亏了亏了。

    “咳这就叫刷存在感。”

    离开远一点以后,许青理直气壮地松开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姜禾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他很严肃,说的和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姜禾想了想,暂且相信他,抬起胳膊把袖子递过去,手都缩到胳膊肘的位置那里,半条袖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那给你牵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,不用了。”许青揣着兜瞅一眼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手都没了牵个鬼,牵了个寂寞。

    任重而道远。

    江城的火锅店不少,天气渐冷,人们也喜欢围在热气腾腾的锅边吃上一顿,其实晚上来最好,吃完一身汗,浑身舒坦地回去躺着——但考虑到晚上人会多,八成还得排队,乱糟糟的也不适合带着姜禾初体验,于是许青便带着她大中午去搓一顿。

    晚饭还是在家舒服,温暖的灯光,飘香的饭菜,屋外的寒风

    厨房还有个做饭的人,完美。

    没有就近随便吃点,许青带着姜禾左转右转,去到以前常去的一家店,那边种类多,也不贵,八十八一个人,海鲜什么的应有尽有,环境还不错,刚好给姜禾都尝尝,看她喜欢吃什么。

    在不熟悉对方口味的时候,吃自助是简单快捷的了解方式——虽然姜禾看起来吃什么都很香也很喜欢,但总会有个偏爱的口味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挑食,即使她是古人,不挑只是以前没条件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么远吗?”姜禾跟着他走一会儿,又转个车还没到,没吃早饭的肚子已经有些饿。

    “快了,那边前面就是。”

    许青努努嘴,转个弯却忽然停住脚步,特么想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秦浩冻得和个傻-哔一样缩着脖子正在街头工作,拿着pa左右寻视。

    下意识想带着姜禾转身走,他们目光却已经对上,许青顿了一下,若无其事地带着姜禾继续往前,过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都互相碰见了,这时候扭头离开妥妥的被这货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耗子,忙着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嘛,你这干嘛去?”秦浩吸溜一下鼻涕,瞅瞅许青,再看看他身旁的姜禾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吃火锅,一起?”

    “值班呢你过来,来。”他往旁边走开几步,把许青带过来,看着姜禾道:“这是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青心里一跳,不动声色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表妹了?”秦浩瞅瞅俩人,忽然开口:“面面垂直的判定定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许青愣住,姜禾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高中生?妹妹?”秦浩眯起小眼儿,“那,余弦定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行了,这我女朋友。”许青头疼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秦浩心里一定,这小子有事儿!

    上次还说妹妹,结果秦茂才过去问说这家伙根本没什么妹妹,他就觉得不对劲,只是直觉那天许青有点反常。

    诈出来了。

    女朋友就女朋友,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,非要介绍说高中的表妹这就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改天和你解释,这饿着呢。”许青对这个发小无奈,“你福尔摩浩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改天说,要不你现在把我拷走吧,和审犯人似的。”许青递出双手耍无赖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改天这事不和我说清楚,我得找你爸告状。”秦浩严肃道。

    许青这小子有前科,以前打架喝酒泡吧,都是他偷摸去告密,这两年收敛了,秦浩怕这货又犯老毛病。

    普通朋友没什么,要是又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一起他瞄一眼姜禾,还好,看起来比较正常。

    如果带着五颜六色头发鼻环唇钉什么的,当场就得给她细查一下——按许青那天的表现来看,这女人八成有事,瘾君子什么的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那事就大了对于许家来说。

    许青没说话,朝他竖个中指,带着姜禾拐进去火锅店。

    幸好秦浩不是女的,不然非得让他知道什么是打小报告的下场。

    为啥不是女的呢?

    圝..

    ◤,. .coベ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