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入心扉 第三百一十七章 【番外】我是她老公
作者: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9-26
    ,婚入心扉!

    婚约定下,之后的很多事情便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妙茵对于她这么快就结婚显得很是意外,不过仔细想想,凭着傅昕对她的那种用心,其实也不难猜到这样的一个结果,当然,她很是替自家的好友高兴。

    临近婚期,苏漫把她约出来吃火锅,两人吃到半途,妙茵免不得又开起了她的玩笑。

    她故意压低了声量,对着她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“最近你容光焕发光彩照人的,晚上没少被滋润吧?”

    苏漫拿着筷子涮肥牛的手一顿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吃的还塞不住你的嘴!”

    妙茵“嘿嘿”的笑着,“还没毕业呢就着急举行婚礼,别人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这是肚子里揣了一个呢。”

    她想说**,可是仔细想想,这种事还真不确定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晚上开荤以后,傅昕几乎每夜都把她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,而且也没做措施,该不会......

    她回过神,把涮好的肥牛丢进好友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伴娘服给你买好了,过几天就送过来,你记得试试看合不适合适,如果不合适的话我再拿去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妙茵答应了句,把肥牛沾了料碟后放进嘴里嚼咽。

    正打算说些什么,她余光瞥见了一抹身影,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她。

    “漫漫,你快看!那不是你以前高中暗恋过的学长吗?”

    如果妙茵不提,她还真忘了旧时的破事,苏漫先是愣了愣,随后才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。

    谁还**过几段见不得光的黑历史?

    她是个女孩子,女孩子都会有春心萌动,而她在高中的时候,就曾经暗恋过一个学长,只可惜后来才知道,那学长竟是个***,她也就无奈失恋了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,会在这个地方碰到了旧时的故人。

    苏漫远远看过去时,就见到了一男一女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,那两人举止有些亲昵,那男的长着一张国字脸,下巴隐隐有些胡渣**剃干净,身上穿着一件蓝色柳条的衬衣。

    几*不见,她明明记得这个学长以前长得还算可以,怎么这乍一看,竟然丑了那么多?

    这是长残了吧?

    妙茵也认得他,此时低着声音在她耳边道:“漫漫,他是不是长残了啊?我怎么记得他好像没那么丑来着?”

    苏漫又给她涮了块肥牛丢到她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小心再看下去人家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说还好,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似是感觉到了视线,那男的望了过来,视线在她们之间来回,而后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,他便起身往这边抬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高中那个,叫什么漫的?苏漫?”

    妙茵自知闯祸,低着头吃着东西不敢说话,她被直接点名,自然不好不理睬,便抬起了头,嘴角噙着一抹疏离而客套的笑。

    “真巧啊,学长,来吃火锅啊?”

    这男的是自来熟,见是熟人就径自坐了下来,自顾自的起了几个话题。

    苏漫含糊不清的回几句,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说着她在听着。

    经过他的话,她才知道,这学长毕业了以后在旧时的高中当体育老师,而旁边的那个女的是他下个月即将结婚的老婆。

    她暗暗吃惊,当*这学长的取向可是全校皆知,没想到这么几*不见,竟然要与女人结婚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是***吗?怎么可能会喜欢女人呢?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才结婚,那么......

    她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刷过的帖子,说是一些***为了父母会瞒着自己的取向问题而去装作是个正常人,娶妻生子然后离婚,为的不过是延续**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学长是不是这一挂,她也没敢问,心里只**着他能赶紧走。

    没想,这学长说到最后突然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他别有深意的瞥着她,她的心瞬间浮现了一种不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下一秒,学长似是惋惜似是留恋的说了一句:“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,曾经何时你对我表现出的那些爱意,是我辜负了你......”

    苏漫的唇角微微抽搐,谁?谁能来把这个人的嘴给堵上?

    她正想着,身侧的光线被挡住,她下意识的仰着头,随之印入眼帘的是那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心底暗忖不好,她的目光带着几分游移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傅昕站在她的旁边,看了下腕表,然后浅笑着瞅着她。

    “算着时间,觉得你吃得差不多了,就过来接你一起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若有所思的斜睨向学长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苏漫半刻不敢怠慢,放下筷子挺直了背梁。

    “他跟他未来老婆坐在那边的,是......是妙茵的学长!”

    也休怪她把好友给搬出来,她虽然与这男人之间隔了十三*的时光,可最近重逢后的日子也足够让她了解到他的脾性。

    傅昕生气起来,是笑着的,他越是笑着温和,便代表他越生气。

    苏漫学聪明了,该低头时就低头,该推卸责任的时候就必须得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旁边,妙茵一脸懵逼的坐在那,在对上男人的视线时狼狈的窜逃,丝毫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毕竟若不是她一直在那死盯着人看,也不会扯上这破事。

    然而,苏漫千算*算,却漏算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学长把他们的对话听了进去,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漫漫啊,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经过方才的一番“交谈”,他自认为两人的关系变得跟以前一样亲昵了,自然也就直接唤她“漫漫”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声,让她的心凉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男人瞅着她的目光是逐渐变得深邃,她咬着下唇,试图解释,却见他伸出手,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她老公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很显然就是对着学长说的,学长一愣,怎么都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,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苏漫也**否认,他们领了证,自然而然就是夫妻了,更何况,她也不想再理睬,扯了下他的衣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