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坎 第288章 楚河汉界,不相往来
作者:唐耳朵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5-16
    她是自由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抉择,飞向哪一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季枭尧的脑海中不禁在想,到底他们之间会有多亲密,甚至想着,狄樱曾经在自己身下的那样子,是不是楚笑来已经看到过?

    嫉妒之心在心底凶猛的燃烧着,而孙蔓蔓则是牵着季枭尧的手,隔着不远的距离瞧着那边的方向,楚笑来一手搂着狄樱,亲自给季枭尧展现了一幕他与狄樱的关系,饶是狄樱再去解释,应该也无法解释的透彻了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紧紧地盯着狄樱的后背,狄樱想要挣扎出去,楚笑来却是浅浅的收回了目光在她的耳边说:“他们现在是在看我们,往后走就是他,可是,你应该不想再让自己回到曾经的那种尴尬中去吧,三个人的世界,始终太拥挤了。”

    狄樱推他的动作顿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想要演戏摆脱他吗,我帮你。”他贴合她的耳垂,道出了她此时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狄樱的身子有些僵硬的靠在他的身边,原本想将他给推开,随后却冷静下来,没有在动。

    季枭尧站在那里,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,周围来了很多人,如果此时冲过去的话,大家肯定会把焦点集中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狄樱站在那里尽量的将那种情绪隐藏下去,让自己装作不在乎的样子,脑海里却是空空如也一片,不知道自己刚刚那样做,到底是对,或者是不对,但是,做已经做了,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够暂时顺着他的步子走。

    跟着他,离开那个人的世界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这样也免得自己再受到困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枭尧以为她会推开楚笑来的,但是并没有,她站在那里任由男人将她抱着,楚笑来拉着她跟周围的人打着招呼,好像是在跟大家介绍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第一次,季枭尧的心底深深地懊悔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应该将她困死在自己的身边才对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以为狄樱这辈子除了自己不会再爱上其他人,但是他错了,狄樱现在当着自己的面儿跟楚笑来在一起,是在宣布什么?

    楚河汉界。

    再也不相往来的意思吗?

    季枭尧的心头满是不是滋味,伸手想将孙蔓蔓推开,将狄樱从楚笑来的怀中给拉出来,不过孙蔓蔓已经意识到了他想要做什么,立即将季枭尧的手给抓住,仰头看着身侧的男人目光则是不断地往一侧撇着,心底有些焦急,现在不抓住机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?

    “枭尧,你难道还要过去吗?你看到她现在已经跟楚笑来在一起了,这段时间狄樱跟楚笑来一直都在一起,倘若她不喜欢他,又怎么会跟她那样亲密?你现在过去算是什么?”孙蔓蔓摆着为他想的态度:“枭尧,更何况,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,你难道想要让我难堪吗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谁知道季家养女跟他季枭尧的事情,秘密隐婚几年,后来才被曝光而出,现在狄樱和楚笑来出现。

    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孙蔓蔓也是孤注一掷,想着这次能让季枭尧和狄樱都死心。

    “蔓蔓……”季枭尧的喉结紧绷着,低头看着身侧的女人:“我答应你的,我做到了,刚刚发生的事情回头我会再解释的,可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是什么样子那就是什么样子,你知我知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将话说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孙蔓蔓的手指头深深地掐入进他的手臂肌肉里。

    季枭尧何其聪明难道还不清楚这其中的猫腻?只是没有将那话说出来罢了,季枭尧已经给全了她面子,但是孙蔓蔓又怎么会放他离开,季枭尧也不会真的做到弃她于不顾。

    他手指头一点点的将孙蔓蔓的手指头给掰开,孙蔓蔓的唇瓣微微的咬着没松开他,季枭尧心急如焚手里的力气加大,而狄樱则是顺着目光凝视着那一幕,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,她手指掐着楚笑来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利用楚笑来,而楚笑来也是利用了她,现在所有的一切都算是终了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离开这里了……你带我离开这里,好吗?”她趴在他的胸前,眼神已经恢复到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楚笑来回头看着不远处的人,勾唇浅笑,一手则是落在她的腰间处,“好,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,既然你不想留在这里那我就带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楚笑来弯腰将她给抱起来,狄樱微微的仰着头那张精致秀美的脸庞顿时出现在大家的眼中,自然是很多人认出来了狄樱。

    目光里,男人清润儒雅,女人娇小面容秀气,怎么看都怎么养眼,就像是镁光灯下的一对明星,所有的星光都汇聚在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狄樱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,楚笑来则是迈着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稳步踩在红毯上,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,他轻松自如的便带着狄樱离开。

    季枭尧眼看着那对越来越远的身影,心如火烧,季老爷子也走过来看着两人,不禁恼怒:“季枭尧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你这样不是在胡闹?”

    “胡闹?我看胡闹的是你们吧?”他冷眼看着季老爷子,“这些是不是一切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?狄樱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他没有通知狄樱。

    因为订婚本身就是悄悄地进行的。

    一语既出,大家都沉默了,季枭尧浑身都在发抖打转要走,不过孙蔓蔓还是抓住他的手臂,“枭尧,不要走,留下来行吗?你们已经不可能了你们根本就不合适,我们以前不是很好吗?只要花费时间,我们一样的还能回到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不去了,蔓蔓,过去的事情怎么回去?破镜怎么重圆?”他身子绷紧,转身要走,孙蔓蔓看着他倔强的背影只能够拖着他,忽然间难受的叫出来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蔓蔓,你怎么了?”孙颍川急忙的走过来将孙蔓蔓扶着。

    孙蔓蔓虚弱的靠在孙颍川的手臂间,微微的摇着头:“爸……我没事,就是突然间觉得头好晕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枭尧你答应过我什么?”孙颍川立即抬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季枭尧看,“难道你不知道蔓蔓的身体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不要怪他……”孙蔓蔓摇着头,牵扯着孙颍川的衣服,微微的露出一个苍凉的笑容,“枭尧,我明白你现在的想法,我不怪你,你怕狄樱误会的话,我可以帮你去解释的,只要我给狄樱解释,她会原谅你的,我会祝福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蔓蔓……”孙颍川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孙蔓蔓则是松开他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上去,站在季枭尧的面前,即便是如今已经是孙家小姐,但是孙蔓蔓还是如同当年那个胆小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季枭尧,我知道你已经忘了过去的一切了,是我痴心妄想,我还以为只要我回来了,你一定还会等着我的,不会喜欢上其他人,不会跟其他人结婚。”她低着头吸着鼻头,偏头说:“是我错了……过去了几年了,我记得那些誓言又怎么样?都已经过去了,我已经是个死过一次的人,老天不过是再给了我一次机会,让我重新活了一次,或许不久的将来还是会带我走。或许我就不应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我那次就应该死了……”好像是触动了什么地方,她难受的耸着肩头,呼吸困难:“从小我就被人丢来丢去,奶奶不疼爸爸不爱,遇见你的时候我以为老天对我我这样不好,或许是想弥补我,或许他是想把最好的给我,可是,到头来,原来我还是不配得到幸福。越是想要抓的紧紧地东西,到头来都是不属于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季枭尧你走吧,不用管我。以后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孙蔓蔓说完退后一步,不过,在她说完之后双眼一闭便在大家都眼前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季枭尧急忙上前去将孙蔓蔓抱起来,抱着她轻轻的身体慌忙往休息室去了,医生过来则是给她做检查,一群人都安静的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医生才从里面出来,额头上也是细密的汗水,孙颍川的声音里都是疲惫,“蔓蔓怎么样了?现在的情况难道很糟糕吗?她怎么会晕过去的?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几人,才道:“我之前说过的,病人的情绪很重要的,保持一个好的心情对她的病情有好处。孙小姐是因为心情极度悲伤,加上身体虚弱才会晕厥的,等她好好地休息下,醒过来之后不要再去刺激她了。”

    季枭尧捏着自己的眉心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季老爷子微微的蹙着眉,他不喜欢孙蔓蔓,可是孙蔓蔓到底是孙家小姐,对比狄樱,更配得上季枭尧。

    孩子的事情,以后还可以想其他的办法,现在最为重要的是拆散季枭尧和狄樱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听到了吗?”不等孙颍川开口,季老爷子已经出声:“季枭尧,不管你心底深处到底是怎么样想的,但是蔓蔓当初是为了你挡了一刀,她是你的恩人。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你都不能够抛弃蔓蔓,这桩婚事,我们季家是认了。现在蔓蔓的身体也不好,现在你最好是好好地配合着她,等她养好身体之后,你们就赶紧把婚事给定下来,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季枭尧现在心情烦躁,什么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孙蔓蔓是他的责任,他丢不开,而狄樱呢?也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孙颍川也坐在一侧,挑着腿厉声道:“季枭尧,你要是真的有良心,真的心里面有蔓蔓,应该怎么做不需要我们来教你,蔓蔓为你付出了很多,别再去辜负她了。”婚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