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坎 第237章:她的身世
作者:唐耳朵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4-13
    他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孙蔓蔓愤恨的盯着韩少野,她也只是听过韩少野的名字,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韩少野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韩少野带给她的这个消息却是对她的胃口。

    狄樱真的去了海边?

    如果是狄樱死了,那不是皆大欢喜。她瞧着季枭尧要下来,忙上去扶着,关切的说道:“季枭尧,你要去哪里?你现在病还没有好,哪里也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他将沈蔓蔓抱着自己的手给推开,对于沈蔓蔓他有愧疚,但是,对于狄樱的担忧他也同样挂在心头,?“我要去找狄樱,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等孙蔓蔓说话,季枭尧便绕过她的身体往前面走过去。

    季枭尧和韩少野赶到纪公馆的时候,纪三儿和戚薇蓝两人都坐在沙发上,纪三儿沉默的在抽烟,而戚薇蓝的手里面则是拿着那只拖鞋。

    房子里面都是一股浓浓的香烟味道。

    纪三儿手机就放在桌子上,孙大圣他们得到了消息也接踵赶过来,大家都没说话但是心都已经飘到了那蓝色的大海上,纪三儿故作稳定的坐在沙发上,手指尖的香烟烟灰一直燃烧到指尖,烫到了皮肤之后他才反应过来,长长的一截烟灰都落在腿上,他喉咙有些疼,就是这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季枭尧几乎是踉跄着步子进来,戚薇蓝抬头看到来人最先忍不住站起来,走过来指着季枭尧的鼻头大声怒骂:“季枭尧,你还有脸来?你给我滚——”

    女人愤怒的声音在房间周围回荡。

    她手里还拿着那只湿漉漉的拖鞋。

    季枭尧下巴上都是青色的胡茬,他站在原地看着几个人,纪三儿没有动,房间里面没有狄樱。他语气艰难的问:“狄樱呢?她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戚薇蓝晶莹的眼泪顺着便滚落下来,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失声痛哭,一声声悲戚的声音让季枭尧的心猛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季枭尧,狄樱到底是欠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季枭尧不信,他不信狄樱真的会想不开,她一向都那样坚强的人,怎么会?

    那种巨大的恐慌瞬间包围了他整个胸腔,让他难受的无法呼吸,踉跄着脚步顿时摔坐在地上,抬手捧着自己的脸,季枭尧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冰凉凉的地面上,疯了似的大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纪三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来,突然跳跃的铃声让他的思绪顿时拉回,他慌忙去接了电话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,大家只看到了纪三儿仰着头忽然间大笑起来,挂断电话之后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戚薇蓝来不及抹眼泪走过去问:“纪三儿,狄樱是不是没有事情?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很好,没事。”纪三儿点点头,欣喜道。

    “那她人呢?她人在哪里?”戚薇蓝和季枭尧同时出声。

    “被楚笑来救走了。”纪三儿说道了楚笑来。

    “楚笑来?”戚薇蓝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季枭尧的脸色有些不悦,起身要走,纪三儿想到电话里的人说的话,笑的凉凉:“季枭尧,你现在想去找狄樱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妻子。”他咬牙,不管如何,他都要去找到狄樱。

    “妻子?你把她当做你的妻子了吗?假如这次没有楚笑来,狄樱这次也就真的死了。”纪三儿道,大家的心底都是一寒,狄樱是真的选择了这条路,季枭尧的心里闷闷的疼,他握紧拳头,冷声:“我知道,我去找她,有些事情是我们夫妻的事情,我们总得说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韩少野把钥匙交给他,季枭尧开车直接去了楚笑来的家里。

    狄樱的情绪不太好,楚笑来也没有去公司一直都在家里陪着狄樱,他楼上的画室一直都还保存着,他带着狄樱去了楼上的画室,狄樱坐在画板前面呆呆的坐了一天,画板上除了胡乱的几笔画之外什么都没有,她歪着身子斜斜的靠在椅背内,整个人都是神情恹恹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笑来上去的时候给她端了一碗熬好的清粥,搭配一些小菜,狄樱穿着衬衫,搭配着一条长裙坐在那里,整个人都好似融化在光圈里一般。

    整个人看起来颓然不堪。

    他过去看到了画板上的那几笔画,潦草,根本就是随意的抹了两笔。

    男人清亮的音色慢慢的传来:“累了?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狄樱抬头,以往她是抗拒楚笑来的,可在她最难受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是他一直在身边陪同自己,抬头对上的是他含笑的唇,她摇头,抬手聊了下自己的发丝,“没有,我没有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胃口也要吃点东西。”楚笑来坐下,拿着勺子给她喂,狄樱看了一眼之后自己将碗接过,勉勉强强的吃了小半碗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?”楚笑来蹙眉,她一个成年人却只吃这点?

    “吃不下。”她摇头。

    楚笑来有些担忧的看她,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没有那么滚烫了,狄樱偏头去:“我没事,我就是觉得没有力气……我想回去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想季枭尧?”楚笑来按住她的肩膀,不许她动弹,狄樱脸上最后一点血色完全消失,或许现在季枭尧和沈蔓蔓在一起吧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话,我想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狄樱,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楚笑来的声音镇定,逼着她必须听自己说话,“季老爷子一直都不同意你和季枭尧的婚事,你和他的婚礼,季老爷子也没有参加。因为你的身份,加上你或许不能生育,季家不会接受你。你想过未来的你的路到底多难走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刺穿了狄樱的内心。

    未来的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以为沈蔓蔓还是从前的那个沈蔓蔓吗?”认识狄樱的时候,他也就认识了沈蔓蔓,沈蔓蔓这个女孩子看起来虽然柔柔弱弱,可心眼比狄樱多多了,一个在社会底层长大的孩子,能够有多单纯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狄樱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就跟你说过的,沈蔓蔓不适合做你的朋友。”楚笑来闲散的道,“那时候她主动的来找过我,也找过我身边的许多人,想尽办法去认识更多的有权有势的人。当初沈蔓蔓明明知道你喜欢季枭尧,后来,她却成为了季枭尧的女朋友。”他点点自己的膝盖,“倘若她当你是朋友,那就应该清楚,朋友喜欢的人,不应该去染指,饶是她再喜欢,也应该做到远离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也一直都是狄樱心头的坎儿。

    可是,沈蔓蔓是她的朋友,她除了退让,祝福,那时候也想不到其他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那件事情如何……”楚笑来想到那件事情,眼底一暗,“我们谁都不清楚,不过,现在的沈蔓蔓是港城孙氏掌门人孙颍川的掌上明珠,现在是叫孙蔓蔓。”

    “孙蔓蔓……”狄樱默默地念着,“以前她还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季枭尧,现在……倒是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孙蔓蔓从各个方面来讲,其实都不如狄樱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就不如狄樱,到了现在依然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换做另外一方面的话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,我记得她的父亲不是沈万海?”

    沈万海那时候也是一个小富商,其实那时候的沈蔓蔓家境也不差,沈万海的生意虽然做的不大,可那时候沈万海养活一家人不成问题,家里有车有房出手阔绰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油嘴滑舌市侩的很,完完全全一个小小的暴发户。

    后来突然间沈万海手里的矿业公司突然间出事情,沈家一夜之间破产,而沈万海的老婆带着自己的儿子跑了,就只留下了沈万海和沈蔓蔓两人。

    沈蔓蔓是个女儿,沈万海那之后又刚刚遭遇破产,所以还不能完全接受自己已经破产的事实,

    整日的酗酒,回去之后便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沈蔓蔓的身上,甚至是企图玷污沈蔓蔓,后来她和季枭尧赶过去的时候才把沈蔓蔓从沈万海的手中救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熬夜则是将沈万海直接送进了监狱里。

    想到过往狄樱依然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她的父亲不是沈万海。”楚笑来摇头,“其实沈万海这个人是没有生育能力的,他之前有一个老婆,就是因为他难以生育所以跟他离婚,沈万海的第二任妻子叫孙慈,孙慈头上有个哥哥,她的哥哥一直都是残疾,虽然说是残疾倒是厉害,生了孩子养活不了,所以孙慈把这个女儿抱养回来,当做自己的女儿来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儿就是沈蔓蔓?”关于这个事情,狄樱倒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楚笑来点点头,“是,这个女孩就是沈蔓蔓,而沈万海虽然说生育艰难,但是也不是不能生,所以后来又有了这个孩子,沈蔓蔓本身就不是沈万海的孩子,所以沈万海那样对沈蔓蔓也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狄樱扶着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孙慈的这个哥哥当初应该也是捡回来的沈蔓蔓吧……”

    狄樱想着。

    楚笑来这是冷笑了一下,笑容有些莫名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她之前过得那样苦,现在能够找回自己的家人也挺好。”狄樱感叹,也是为了她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港城孙氏孙颍川的事情,狄樱自然是清楚。

    孙颍川的夫人叫阮梦,他和阮梦两人当初是做珠宝为主,阮梦是个很优秀的珠宝设计师。

    狄樱从第一次接触珠宝的时候就是因为看到了阮梦的一个珠宝设计,从此之后喜欢上了珠宝。

    @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