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坎 第184章:这是一张办公桌
作者:唐耳朵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4-13
    季枭尧这个混蛋,笑的一脸坏,他俯身过去在狄樱的鼻头处亲了亲,压着她的唇角讨好似的亲吻,又说:“我每天都这样辛苦工作养家,难道你不打算好好地给我点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都是给你送午餐了?所以你现在应该多吃点,这样才有力气好好地上班哈。”狄樱说:“纵谷欠不好,虽然你年轻,但是老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还有老婆吗?这么关心我身体,我不用担心老了怎么办。”他说:“我现在只知道,我的心理健康不好,男人不能忍,忍久了会出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间已经将衣服腿上去,办公室里开着暖气倒是不冷,但是衣服推上去狄樱还是觉得有些微凉,就这么躺在办工桌子上,她怎么都觉得很罪恶。

    总觉得桌子都要哭呢?

    明明是个办工桌啊!!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不安。

    季枭尧问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季枭尧不解,趁机抬高她的腰,狄樱下处失去阵地,感觉到下面也是冰凉凉的。

    她撅着嘴巴还要殊死反抗:“这是办公桌,这是个正经的地方,你就不觉得这个地方不对,以后要是你在这里办公室的,难道都不会觉得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她不是找理由,而是觉得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,她求饶:“晚上回去啦……”

    季枭尧不会认输的,将她整个人往他面前一拉,他现在这个样子都不能出去见人,即便是穿着西裤都没有办法挡住那里的变化,咬牙切齿的问:“你现在让我怎么忍,忍到晚上回去?”他不,顺带的道:“办公桌怎么了?在这里留下点儿记忆,留下点儿你的东西,更加能够激起我的奋斗力,每天只想认认真真的上班,早点回家,每天陪着老婆在床上上班,乐此不疲。”

    狄樱想骂人,季先生你是泰迪吗??

    就在狄樱还想说话的时候,她没有功夫再废话,从喉咙深处倒是溢出来叫声,随后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身体,季枭尧低头欣赏着某人,越发用力。

    瞬间的也发现了新大陆,脑海里想的是家里的那张办公桌,更加大。

    一手架着她的腿,好像是感觉更加好。狄樱压着声音不敢叫出来,饶是季枭尧说楼下已经没有人,但是万一楼下突然有人回来了怎么办?她不要见人了吗?

    中午时间说好的速战速决,但是季枭尧还是折腾了大半个小时,狄樱就跟在波浪中要摇曳着似的,被波浪撞击的神魂颠倒脑子都是空空一片,等完了之后季枭尧气定神闲的扣好皮带扣,然后去找了纸巾过来处理战场,桌子上面也是幸免于难,到处都是水渍,季枭尧拿着纸巾擦完,然后瞧着垃圾桶,满满的都是一堆夹着液体的纸巾。

    等到处理完之后他才拖了一把椅子过来,打开保温桶将饭菜摆好,亲自当牛做马伺候狄樱吃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狄樱抱着腿坐在椅子上,瞪着他,季枭尧浑身上下都舒爽的很,索性把狄樱给抱起来喂她吃过东西,然后将东西收拾好,抱着她去了一边的沙发上面,他办公室里面有很多的书,狄樱无聊了倒是也可以看看书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他们的关系,顶楼的人也不会多做猜测,本身狄樱就是在季家长大的,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大家看起来也属于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高欢却是揉着鼻尖,努力的探查着楼上的信息,趁着季枭尧的心情好赶紧去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但是上去却是吃了几嘴巴的狗粮。

    本身狄樱是在沙发上看书的,无聊的时候便拿了手机出来玩游戏,季枭尧听到狄樱的笑声之后也放下手里的工作,走过去了,后来索性把文件拿到了沙发上去了,一手搂着狄樱,一边看文件,一会儿捏捏她的手一会儿又去亲亲他,高欢来了两次之后就不敢再上去了。

    万一要是耽误了季枭尧的好事情,他后面的日子就难过了。

    季枭尧一下午的功夫也的确不大怎么老实,她跟着途游的人在玩新上线的游戏,陪玩的人还是孙大圣,还有纪三儿,纪三儿在这次带着团队加入了这次的开发中,所以上线之后几个人还经常测试,到底需要哪里改进。

    看到狄樱跟着纪三儿一起跑位,注意力全部都在纪三儿身上,季枭尧的爪子将狄樱的脸给掰过来就狠狠地亲下去,像是要把她给吃下去似的。

    狄樱的身体柔软得很,像是qq糖,季枭尧碰到之后就觉得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身体那根弦,狄樱一边观察手机一边还要回应他,季枭尧一手抢过她的手机踢开,抱着她就压在沙发上亲。

    游戏自然是告终了。

    季枭尧的吻技娴熟,狄樱被他撩拨的不像话,慢慢的开始回应他,但是纪三儿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过来,狄樱摸过电话纪三儿就在那边问:“狄樱,你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?游戏里面怎么突然就跑了啊?”

    季枭尧接了电话:“纪三儿,少带我老婆到处打游戏,找其他女人去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纪三儿在电话那边黯然失神,苦笑。

    狄樱则是窝在他的怀中,努力得翻了个大白眼:“你这样真的很容易得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罪人?”

    “纪三儿就是跟我一起玩游戏而已,你倒是把人当真了眼中钉肉中刺了。”

    季枭尧将她搂着,顺带在她脖子里咬出一个痕迹,才哼了口气:“那是你不知道自己到底多招蜂引蝶。”

    想到了他那些朋友说的话,他也是某然一天才发现,狄樱长大了,而且很漂亮,比他身边的很多女人都好看,让那群狼都给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季枭尧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才松开她。狄樱感觉到身体失落,瞧着他正坐在在桌边接电话,瞬间又恢复成了那个高冷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忽然间在想,自己到底是抓住了季枭尧了吗?到底这个男人离着自己多远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佳佳从季氏出去之后便颓然的回到了季家,手里的东西依然是完好的带回来了,楚蓉萍瞧着文佳佳回来便心知不妙。

    便问:“枭尧还是没有吃?”

    文佳佳摇头,一双眼睛好似泛着愁绪一般:“我是不是应该放弃了啊?他不喜欢我,今天当着狄樱的面子将我给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季老爷子这时候双手负在身后则是走出来,正好听到了文佳佳说这个话,他本想着让文佳佳多去公司走动,慢慢的季枭尧也就会接受文佳佳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了文佳佳说这话,顿时挑眉问:“那小子还把你赶出来了?”

    之前季枭尧也是没有明说,但是也是赶人,但是这次不同,是当着狄樱的面儿赶走自己了。

    那种委屈失落感不一样,文佳佳眼底垂着眼泪:“枭尧也不是故意的……可能是我去打扰到他了,或许是哪里做的不够好让他生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季老爷子一看到文佳佳眼底的眼泪就笃定文佳佳是受到了委屈,一直以来文佳佳都没有在自己面前这样哭过,现在却哭成了这样,还说跟季枭尧这个混蛋没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“你这么好,有什么地方,他是不满意的啊?是不是狄樱给了你什么委屈?”季老爷子便厉声问道:“别怕,我还没有死呢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楚蓉萍则是捏了捏她的手指尖,眼神示意她,文佳佳心领意会抬手抹眼泪,摇头:“没有……他维护狄樱也是应该的,毕竟只是我一心喜欢他,想跟他而已,他心底里面讨厌我,也是很正常的,毕竟狄樱才是他的妻子,只是……我……舍不得,我只是想陪他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、”楚蓉萍安抚。

    文佳佳则是趴在楚蓉萍的肩膀上面,浑身抖动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季老爷子瞧着心底也是越发的气愤:“胡闹,狄樱连个孩子也生不出来,季枭尧难不成还真的想我们季家绝后了?佳佳到底是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文佳佳抬头,红着眼睛看他;“爷爷,我知道你把我当做亲孙女看待,你对我好,我也想报道你,只是……强扭的瓜不甜,还是不要破坏你们祖孙关系了,这样不值得,我没有那么好……明天我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?你走哪里去?”季老爷子便吼着:“你照顾我那么久,能够去哪里?父母也去世了,就你一个人,他们临走之前把你交给了我,那我就要对你负责!”

    季老爷子的思维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不能辜负了其他人对自己的期待,既然把人交给了他,那他就要安排妥当好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不喜欢狄樱,季枭尧跟文佳佳结合才是他所想看到的,文佳佳一定能够当好季家儿媳妇,照顾季枭尧。

    文佳佳还想说什么,不过季老爷子则是打断了她的话:“佳佳,你是个好孩子,爷爷知道,爷爷一直都很喜欢你,所以你不要辜负了爷爷对你的苦心栽培,知道吗?枭尧这人从小就性子倔强,需要个人好好地陪着,我觉得那个人你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@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