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坎 第326章 楚笑来死了?
作者:唐耳朵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19
    想到了……孙蔓蔓握着拳头,眼底浮现出寒冰,孙嘉城是没有心,她也不能信任孙嘉城,她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季枭尧的身上,假如有一天将所以一切推给孙嘉城,季枭尧也会让孙嘉城节节败退吧?

    “孙嘉城。”孙蔓蔓咬牙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“我是不会让你伤害枭尧的,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她的……”她想到那个人,心底一阵柔软。

    佣人推着孙蔓蔓下车,送她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医院里面,季枭尧坐在办公室里面听着他们说关于孩子的治疗方案,几个医生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但是也没有具体的说出来到底怎么办,季枭尧捏着自己的眉头一拳头重重的落在桌子上,再次睁开眼眸,寒冷的眼眸眯着看着几个人,“你们说够了吗?你们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围观你们吵架的?什么时候你们的工作也这样轻松了?难道你们来医院就是为了废话的吗?”

    冷冽的没有任何温度,“我要你们清楚地告诉我,接下来的治疗方案!”

    大概是这里资历最老的一个医生这时候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人,神情凝重,“季先生,我们知道你心急,但是孩子的情况的确不好,他有很多的综合类的『毛』病,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各个科室都聚集在一起,希望能够伤害最小,给孩子最好的治疗方案,他毕竟太小了,如果再大点,或许就容易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子很多的治疗也不敢用,医生也为难,季枭尧也清楚但是现在他已经毫无章法失去理智一般,握紧拳头微微的仰着头,艰难的吞吐着唾『液』,随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,护士大叫,“医生,孩子浑身发紫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办公室里面的人都站起来冲出去,医生都在往病房里冲,季枭尧被拦在了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另外一间病房里面,两名护士推着推车走进了病房里,瞧着病床上躺着的狄樱,一个人将被子拉开解开她身上的纽扣,狄樱虽然怀过孩子但是肚皮上很白皙,很干净,她的肌肤是真的没有瑕疵的那种,静静地躺在这里就跟沉睡中的睡美人似的。

    小护士给狄樱换『药』水,另外一个小护士则是给她换腹部处的『药』,一边换一边说,“也不知道她的命到底是好还是不好,几个男人喜欢,小时候就在豪门长大,长的也这样美,好像这样东西啊,都是伴随着一个人配套出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吗?”另外一个人也点头说,“长的这样美,是我,我也会动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都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啊,美是美,可是运气却是不好。”她微微的摇着头,叹息一口气才压低声音说,“今天来的那个女人你看到了吗?听说那位是真的豪门大小姐呢,这位虽然怀着孩子,可是却比不上真爱前女友啊,否则也不会在生孩子的时候还要不顾她的命也要把肾脏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医院里面传出来的消息,他们也就当做是八卦也不敢说出去:“我听说那时候在手术台上,她失血过多都休克了,后来还抢救了很久,可是对方却也还是要求继续手术,哪里把她的命放在心上,要不是那些意外孩子也不会早产啊?那么小的孩子都被抢救好过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怜,不知道孩子到底要受多少罪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受罪了,即便是活下来你觉得以后那孩子的日子好过吗?”小护士便摇头,“豪门里的私生子,就算是身份尊贵那又如何,还是一个私生子啊,难道会好到什么地方去?等到另外一个女人生了孩子之后,他能够享受的只是区别对待,那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说完之后那个护士才说,“不过啊,我估『摸』着那孩子也救不活了……”看了看门口,把针头『插』入进皮肤里面,她说,“那孩子心脏病很严重,免疫力也有问题,一点点的不注意都会死,要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估计早就已经死了,现在就是强撑着罢了,我听说刚刚又去抢救了,谁知道能不能抢救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好可怜啊。”护士将狄樱的衣服给穿好,又把被子给压回去,“妈妈长的好看,爸爸也俊,男孩子像是妈妈,要是活下来的话,十几年后啊,估计又是一个美少年不知道要『迷』死了多少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两个人说着话便推着车子出去了,在他们离开之后病床上的狄樱眼珠子微微的动了动,睫『毛』轻轻地颤抖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抬手将手背上的针头拔掉,一手撑着床艰难的从床上翻下来。

    一手捂着发疼的腹部处,只是轻轻地动了动身上的伤口便牵扯着浑身都疼,她蜷缩着身体一步步的艰难的往门口的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……现在病的严重,很严重或许会死,她连一眼都没有看到过,一眼都没有。

    都是她的错,都是她的,她不是个负责人的妈妈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,医生围在病床上在不断地朝着外面吼着,整个空间里的气氛都好似凝固住了一般,“孩子的呼吸停止了,赶紧抢救……”

    季枭尧忍着步子没有冲进去,但是他忍住步子没有跨入进去,而是在门口等待着,里面大概抢救了几分钟之后医生从里面出来了,很是抱歉,“季先生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什么?嗯?”季枭尧一下子拎着医生的衣服领子,低声吼着,“你刚刚在说什么,进去给我救人!”

    “季先生,孩子已经……”医生没有说出口,被他的眼神吓唬住了,想将准备的时间报出来,在跟他说节哀,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,孩子没有死,我的孩子没有死,他没有喊过爸爸,没有见过外面的阳光,没有闻过花香……他不会的。”季枭尧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……”一道微弱的声音从一边传过来,季枭尧回过头便看到狄樱微微的弯着腰,一手扶着墙壁脚步蹒跚的往这边走,满脸震惊,黑白分明的眼眸定定的望着自己,好似抽空了灵魂,“你刚刚是在说什么?孩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狄樱……你醒了?”季枭尧先是惊讶,他走过去扶着狄樱的肩膀,狄樱将自己的悲伤哽住,满是不信,依然是在问,“刚刚你们是在说什么?刚刚你们说的都是假的,对吧?对不对?”

    在得不到他的回答,狄樱也渐渐的失控,从刚刚的平静转为了愤怒,朝着他猛地大叫,腹部的伤口随着声波扯到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般,完完全全被悲痛全部给占据,脑海里只有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狄樱……我们还会有孩子的……”季枭尧将她给抱住,狄樱好似随时都会倒下去一般。

    她伸手将季枭尧给推开,孩子?还会有孩子?不会再有的,怎么还会有孩子,她咬着唇瓣扶着墙壁疾步往前走差点摔倒,跌跌撞撞的走到了病床边,病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样小,那样小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长的这样啊,小小的脸,淡淡的眉『毛』,头顶上面的『毛』发稀疏不浓密,但是却能够看出来他的眉眼很漂亮,这是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狄樱单膝跪在地上,手抓着孩子冰凉凉却有些小小的手,放在自己的唇边,温热滚烫的眼泪顺眼睛留下来,“宝宝,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好不好?妈妈在这里,妈妈来了,睁开眼睛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妈妈错了,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,你回到妈妈的身边,让妈妈来保护你好吗?”

    旁边的医生见到她这样也是有些不是滋味,想到了那边的吩咐,还是说,“孩子已经去世了,接下来交给我们医院来处理吧,你刚刚做了手术不能够哭,对眼睛不好。”

    狄樱呆呆的看着床上的孩子,旁边的护士想过来拉着她,想将孩子给带走,狄樱看到孩子睡在那里握在手心里的小手似乎是动了动,仰头大叫,“不,他没有死,他还活着。真的,他的手刚刚动了,是真的动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面不改『色』,“小姐,这是你的错觉,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了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季枭尧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,想要将她给拉起来,“狄樱,孩子已经……让他走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狄樱摇头,疯了似的扑到孩子身边看着这几个人,“你们别想伤害我的孩子,孩子是我的,是我一个人。”锐利目光直接扫视着季枭尧,“这不是你的孩子,只是我一个人,孩子没有死掉,他活着,他舍不得我!!”

    狄樱一阵愤怒的吼着,不敢伤口到底疼不疼,她护在还在的身前眼前顿时泪如泉涌,她转过身去将孩子护着,低头在孩子的脑袋上亲了亲,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,叫着,“宝宝,你刚刚是动了对不对,你还活着,你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她捏着宝宝小的小手,有些冰凉但是还有些温度的,还是软软的,但是孩子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低头鼻尖在宝宝的脸上蹭了蹭,呜咽的声音在喉咙里,肩膀在不断地耸/动着,她的眼泪像是水龙头一般不断地往下掉落,

    医生看着这一幕有些心急,时间不多要是被发现了就死定了,他咬着牙齿清清嗓子:“狄小姐,你不要为难我们,孩子是真的已经没有了,我知道你难过不过现在应该好好地送孩子离开了,孩子已经吃了很多苦头了,所以别再折腾他了,让他好好的走吧,他跟你们有缘无分…”婚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