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坎 第325章 我会比你活的更久
作者:唐耳朵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12
    “而你,你只能够看着我们幸福,做一个局外人。”说完,孙蔓蔓的眼底闪着恶毒光芒,道,“季枭尧不喜欢你,等我好起来之后我们就会举行婚礼,而你那个病恹恹的儿子也活不下去的……狄樱,从来,你都赢不过我,从来都是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被狄樱踩在脚下,上学时候也是,很多人都拿着她和狄樱做对比,说她不如狄樱,但是现在呢?她不是比狄樱过得更加好吗?

    床上,狄樱的睫『毛』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孙蔓蔓没有发现狄樱的动静,而是随后让人将她给推出去了,刚刚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,车门刚刚打开孙蔓蔓便看到了车厢内还坐着一个人,男人挑着腿坐在那里,膝盖上放着一份文件,低头再看文件。

    孙蔓蔓的心底有些慌『乱』,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躲着他,他现在却跟着来了四九城?

    佣人叫了声:“少爷。”随后孙蔓蔓才稳住表情坐上车,佣人则是跟着坐到了后面的车上,孙蔓蔓慢慢的整理好自己的裙摆,压低声音问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孙嘉城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,转头看着身侧的女人惹不住勾着唇瓣轻笑起来,“怎么了?怕我?”

    他手指头抖了抖文件,之后询问:“你搞出来了这么多幺蛾子,就不怕他知道?”

    孙蔓蔓当然怕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蝎子已经跑了,现在知道那些事情的人里面只有楚笑来,那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做手术,休养,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就知道狄樱一直都么有醒过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楚笑来到底是什么情况,她不知道,只是听说楚氏内部现在有些『乱』,好似是出了什么事情,但是楚氏的人没有对外放出什么风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蔓蔓的手掐住裙子,微微眯着眼睛才说,“我想你应该也不会让这件事传播出去吧,对你也没有好处,你不是想要看着狄樱受罪吗?我这样做,难道你不满意?”

    这话成功的愉悦了身边的男人,单手撑着下巴笑起来,“嗯,开心,很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手掌道,“能让她难受,是我一直都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孙嘉城说完之后捏着孙蔓蔓的下巴,他偏着头凑过去孙蔓蔓一下子便想到这个男人好似魔鬼的一面,有些怕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孙嘉城低着头审视着孙蔓蔓的脸,勾着唇角,那笑容妖冶的不像话,“孙蔓蔓,你怕什么?你想要嫁给季枭尧,我可以满足你,不过你应该做什么也记得给我答应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轻轻地弹了弹,然后将刚刚放在膝盖上的那些文件丢给她看。

    孙蔓蔓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看了一眼,顿时后背惊起来一层冷汗,拿着那份文件质问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?”孙嘉城很满意孙蔓蔓现在的表情,“楚笑来知道这件事情,那就不能留着,如果他把这件事情给透出去,你以为季枭尧还会喜欢你吗?我跟你说过的,季氏这块肥肉我一直都盯着的,孙氏如果想占有这块市场,季氏必须被吃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……”孙蔓蔓一下子坐起来,直着后背便问道,“你吞掉了楚氏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楚笑来怎么会……”她摇头,“楚笑来那种人怎么会老老实实的把楚氏给交出来的?”

    上面有楚氏的股权转让文件,还有很多股东的文件转让,意思也就是说,孙嘉城现在才是楚氏的实际负责人。

    难怪,楚氏最近有这样的风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是一个酒囊饭袋?”他也是顶级学府出来的人,拿到了最高的学历,玩这些不过是皮『毛』罢了,“楚笑来是狠毒,不过,想要成功并不是一定要硬碰硬的,楚笑来知道太多的秘密,我怎么可能会让他继续活着?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……”孙蔓蔓惊出冷汗,牙齿在不断的碰撞,“到底怎么了?你把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孙嘉城笑,孙蔓蔓觉得自己已经够狠,可是孙嘉城才是最狠毒的人,能够做到这样的淡然,“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他怎么样对自己的哥哥下手,拿到了楚氏,如今自己就怎么被反噬了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孙蔓蔓怎么想的明白,只知道最近孙嘉城神出鬼没和一个女人走得很近,孙嘉城倒是实诚,大概是没有人分享自己的成功,所以他也洋洋得意的开始细说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他在游轮上便认识了白筱筱,三十多岁的女人,可是却是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,白筱筱在影视圈里面也是风头正盛,出道的时候以一首歌曲一夜之间红遍大街小巷,随后一部青春偶像剧再次将白筱筱推到大家的视野,那时候便有人说清纯女星白筱筱背后有人捧,也被人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资源好而且选的片子也好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很羡慕,而且白筱筱从来没有任何的绯闻,在摘下影后桂冠的时候白筱筱便宣布息影,让粉丝崩溃,随后白筱筱便低调的嫁给了楚氏大少楚东英。

    直到婚礼的那一天大家才知晓原来白筱筱是楚东英的初恋女友,网友们找到了白筱筱的小号,里面全是她和楚东英的日常,能够看出来白筱筱和楚东英是很相爱,荧幕上的白筱筱是个古灵精怪备受宠爱的小公主,生活里面也也真的被宠溺成为了小公主。

    楚东英大白筱筱十岁。

    白筱筱十五岁的时候认识了楚东英,随后就跟楚东英成为恋人,只要是白筱筱要的,楚东英都会给,甚至所有一切都顺从白筱筱的意思来办。

    在白筱筱和楚东英结婚三年的时候,白筱筱怀孕了,孩子生下来之后两岁多却被人故意掳走,最后找到的时候孩子出车祸死掉。

    白筱筱那时候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,因为伤心过度所以孩子掉了,医生说以后难在有孩子。

    在白筱筱伤心欲绝的时候,楚东英又突然间出车祸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楚笑来的有意安排,孙嘉城在掌控到这些信息的时候便主动地去找到了白筱筱。

    白筱筱那时候失去了丈夫在楚家也就失去了依靠和依仗,不过楚括之对白筱筱好,一直将白筱筱当做自己的女儿对待,这次楚括之生病之后也是白筱筱一直在身边照顾。

    楚笑来是得到了楚氏不假,但是楚括之心底却是不甘,在白筱筱将楚东英车祸的所有证据都摆在楚括之跟前的时候,楚笑来就彻彻底底的输了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不过当初只是楚括之身边的一个小秘书,爬上了他的床,但是楚东英的母亲却是他唯一的真爱。

    楚东英死了,而他最疼爱的孙子也是因为楚笑来,楚括之悔不及当初,所以和他一起联合动手。

    楚括之已经被楚笑来架空了,不过楚氏是他的心血,也绝对不能够让楚氏这样给了楚笑来,所以当晚上他和白筱筱联合演出了一场戏,想将楚笑来给骗到国外去,楚笑来也的确是去了。

    白筱筱在楚笑来吃的东西里面下了『药』,然后将他放在车上,最后制造出来一场因为嗑『药』过多所以车子失控坠海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楚笑来……死了?”孙蔓蔓听完了这个故事,在她昏『迷』的期间里,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吗?

    “没有打捞到尸体。”孙嘉城撑着下巴,像是在讲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似的,“不过那片大海掉下去大概也没什么活路了吧?也只能够说,楚笑来是气数已尽,对着自己的亲人都能够下手,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一个是大哥,一个是亲侄子,但是楚笑来都能够动手,连着自己的父亲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楚笑来已经被判断为死亡,所以律师处理了楚笑来的财产问题,按照之前的约定,他得到了楚氏的股份,现在是楚氏的第二股东,第一股东仍然是楚家的人,不过这已经让孙氏在香城站稳了不少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孙嘉城……”孙蔓蔓听到他的话之后便扭头,“你做了这么多坏事情,你就不怕有一天自己会被反噬?”

    “怕?我怕什么?”孙嘉城倒是显得很有兴致,道,“我跟楚笑来可不一样,我们最大的区别就是,他是个多情种子,即便是狠毒又如何,迟早败在感情上,死在了自己的仁慈。成因为女人,败也是因为女人,我们不一样的,因为我是没有心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孙嘉城说完之后车子也停了下来,孙嘉城语调懒懒的,道,“所以,孙蔓蔓,试图来背叛我,如果背叛我,下场你想不到的,我这个人没有心,什么都能做出来,只要是我不在乎的我都会毫不留情的毁灭掉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孙蔓蔓猛地想到什么,脸『色』惨白,而孙嘉城却是勾唇一笑,“季氏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,季枭尧最近一直都把心思留在医院了,没有心思打理季氏,过几天季氏便会出『乱』子,我已经跟季氏的很多股东私下里见过面,他们到时候会联合『逼』迫季枭尧,如果季枭尧那时候还不肯低头的话,季氏就会灭亡,我想他是个聪明人不会无动于衷的,你只需要等着嫁给季枭尧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推开车门之后便往别墅的大门而去,在国外忙碌了那么久他真的觉得困倦极了。

    孙蔓蔓坐在车内,思考着孙嘉城刚刚说的话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过山车一样,孙嘉城给她的那些,她想要,但是也觉得可怕,这样能够『逼』着季枭尧低头吗?

    季氏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婚坎